注冊

人物|告別!獨家專訪羅寧:國安生涯無遺憾


來源:鳳凰體育評論

 

國安增資擴股完成,羅寧將不再分管國安

文|鳳凰體育特約記者曼洛克

“我以后徹底不管了,再管也沒什么意思了。”

國安最終還是完成了增資擴股,在重重困難和各種壓力下,這家經營了24年的老牌俱樂部終于換了活法,活法換了,人也就變了,為國安當了十幾年管家的羅寧也交出了手中的鑰匙。鳳凰體育特此對羅寧進行了專訪。

“增資擴股完成之后,我以后徹底不管了,再管也沒什么意思了,罵我的人就讓他們罵吧……”當羅寧親口說出這句話之后,我感覺到了他心里的那種無奈和些許怨氣,這位當了十幾年國安俱樂部舵手的羅總終于要離開足球、離開俱樂部,這十幾年來,作為首都球隊的高層,羅寧一直處于全國輿論巨大的爭議當中。

27日下午,股權一事塵埃落定,神通廣大的媒體緊接著便是鋪天蓋地的報道,國安又成了那天中國足壇的焦點,換句話說,1992年成立開始,這家球會一直就是焦點。

按照規定,中赫集團出資35.5億認購國安64%的股權,剩下的36%仍有中信掌管,這也意味著獨家經營俱樂部24年的中信將失去主導話語權,按照四三原則,新的董事會將由中赫集團4人、中信集團3人的配置進行組閣,而在這7人中,并沒有羅寧。

這個事差不多定下來之后,我就和我上面的領導說了,以后我不再管足球不再管俱樂部的事情了,領導也同意了。我再留下實在沒有必要,你說我留下了,說了也不算了,我這種性格的看見問題了就要說,遇到事情了就會表明自己的態度,不會遮遮掩掩不說話,長此以往也會容易出現問題。何況人家出了那么多錢買了認購了64%的股權,那是占有絕對話語權的,我要再摻和進來管理,那怎么管?實在沒什么意思。我在中信還有其他工作要做,足球本身就是我工作當中的一小部分。”

經營足球十幾年,羅寧在這期間經歷了國安俱樂部所有重大事件,大到俱樂部戰略安排、市場經營,小到球隊引援、球員續約套票管理等等事件,十幾年的親身經歷讓羅寧對足球有著很深的理解,應該說,浸淫足球圈這么多年,羅寧絕對是懂球的,甚至比一般經理人還要懂,有人說,在股權改革之后,新國安要想有更堅實的發展,必須要留下羅寧,這可以讓國安少走一些彎路。

這么多年,很多人都認為羅寧是國安俱樂部真正的“老板”,但在央企背景下,羅寧只是中信上面派下來分管俱樂部的一個經理人,他后面有著更大的“老板”,換句話說,羅寧也是“使喚丫頭拿鑰匙——當家做不了主”,分管國安的直接領導,羅寧要做的就是想辦法為國安俱樂部找錢、申請資金,要找出合適的理由和方案去向中信集團申請預算。

掌管國安十幾年,個中滋味只有羅寧知曉

這個無疑是最困難的工作,而預算申請下來之后,整個的支配則要有俱樂部具體的人去實施和安排,因為央企嚴格的財務制度,每花一分錢都要向財政部等等部門報備清楚,這樣的制度讓中信不可能像私企那樣去大把燒錢,因為那是國家的錢,所以這么多年我們就看到了那個“中信很有錢、國安很沒錢”的現象。

作為體制內的人,這一切都看的很清楚,但也很無奈。“中信能沒錢嗎?中信有錢,但是真的不是說我想花多少錢就花多少錢,我想要多少就給多少,難道我不知道錢多好辦事兒嗎?球迷都知道的道理,我在俱樂部和中國足球圈干了這么多年,難道我不知道?但國企就是國企,審批預算真的很嚴格,但我又是體制內的人,我也沒辦法,很多不懂的人總嘲笑我,其實在這個位置上,換做別人未必做的就比我好。”

記得幾年前,恒大還是中國足球圈唯一土豪取得不俗成績時,申花的董事長周軍就層表達過,換成任何一個經理人在劉永灼的位置上,都不會做的太差,盡管劉永灼本人的能力也很出眾,但他對恒大只是影響,并沒有達到決定的地步,真正起決定因素的是背后的資本,也就是許家印,早在李章洙執教恒大時期,韓國人就曾表示過:“除了許家印,恒大沒誰都行。”

國安在經歷與樂視合作失敗之后,于今年下半年就正式開始了與馬云和IDG方面的談判,但最終因為關聯關系,合作不得不告吹,國安也被迫在緊要關頭尋找新的合作伙伴,而形式的危急,讓國安處于了被動局面。在一開始談判的時候,國安沒有想到過關聯關系這個問題嗎?既然想到了,為什么不早作準備?當鳳凰體育把這個問題拋給羅寧之后,一直參與談判的羅寧也做出了自己的解釋。

其實這個問題足協有規定,但是規定也并沒有說清楚,我們當時確實考慮過這個問題,但就看你怎么理解了,馬云當時表態只是想入主國安,換句話說也就是持國安的股票,但足協就認為他同時持有國安和恒大的兩家股票就是關聯關系。但實際上,作為中信和阿里巴巴,我們涉足的行業不僅是足球,假如我們和另外一家企業在地產方面有合作,雙方肯定在股權方面有交集,以后我們又要同時搞足球,這算不算關聯關系?所以有的時候就看你怎么理解,其實足協內部人對規章制度也有兩種不同的聲音,一種認為我們有問題,一種認為我們沒問題,但最后既然足協不同意,那我們職能在想別的辦法。”

足協認定馬云入主國安就是涉嫌關聯

因為曾經“實德系”的存在,足協現在處理對有關聯俱樂部的做法時態度很強硬,擔心這樣會造成假球的出現。“其實兩個隊真要打假球,不用關聯關系也能打假球,雙方在底下一說好久完事兒了,此前中國足壇出現那么多假球,相互之間也沒有關聯關系吧?”羅寧解釋到。

無論羅寧怎樣解釋這個問題,最終國安與馬云無緣走到一起還是成為了事實,羅寧透露,國安也并沒有非死死抱著馬云這個大腿不撒手,當時雙方開始聯系也是因為馬云表達了想入主國安的想法,而且他也透露,這次股權合作和恒大并沒有關系,恒大也沒有向足協施加什么壓力,合作破裂,完全是因為足協章程的問題。“足球這個事兒水太深了,很復雜,各方面關系和章程制度處理起來真的很麻煩。”

與馬云的談判花了幾個月,最終因為關聯關系破裂,當時更是驚動了中信集團董事長常振明,他和馬云為此事一起來到了足協詢問,要知道國安成立24年,中信集團的領導從沒有走入過足協的大門,雙方沒有過任何接觸,有傳言說因為運作改股一事失敗,羅寧也遭到了中信集團領導的批評,羅寧對此傳聞則表示了否認:“領導并沒有埋怨和批評我,當時談判合作破裂,也是沒辦法,既然問題出現了,我們也有備選方案,在按照既定的方案解決唄。”

 

“讓他們罵吧,以后我走了,不管足球了,看他們還罵不罵,想罵也罵不到我了。”

27日晚,一切塵埃落定之后,有傳言說告別國安之后,羅寧心情很糟糕,甚至一夜未眠,羅寧對記者表示,自己心情并沒有受到影響,更不會失眠。我能感覺到,羅寧有種解脫的感覺。

羅寧告別國安是種解脫

“離開國安,我并沒有心情很糟糕,更不會失眠,因為此前管足球這是我的一項工作,我必須要把它做好,對領導有個交代,對球迷有個交代,但現在既然不管了,我也有我別的工作,足球本身就是我工作的一小部分,中信集團還會有我其他大量的工作。“

掌舵國安十幾年來,每到轉會關口,羅寧都會成為球迷或者媒體調侃的對象,甚至不乏人身攻擊和惡意潑臟水,即使和羅寧沒有關系的事兒也會向他頭上扣鍋,完全沒有把這個副部級的官員放在眼里,這也難免會讓羅本人和他的家人感到委屈和無奈,盡管他們有一顆大心臟,但歸根結底都是有血有肉的人。

國安順利完成了股權改革,陪伴北京球迷24年的國安換了大老板,在和馬云談判失敗后,有很多人都在等著國安最終增資擴股的失敗,他們無疑最終等著看國安和羅寧的笑話,而當股權改革最終完成,當得知羅寧有可能要走時,無論是貼吧、微博、各種社交媒體中球迷和媒體又開始舍不得羅寧,也開始認可他這幾年的工作成果。用一位球迷的話說:“現在兜里終于有了錢,心里卻空落落的”,球迷舍不得國安,也舍不得羅寧。

“讓他們罵吧,以后我走了,不管足球了,看他們還罵不罵,想罵也罵不到我了。”在談到球迷和媒體對自己肆意調侃、甚至人身攻擊時,羅寧的語氣中有些許無奈,甚至有點委屈。

掌管國安十幾年來,羅寧一直處于輿論的風口浪尖,以至于到最后無論國安和羅寧做什么都是錯的,出來說話被批評大嘴,不出來說話被認為玩躲貓貓不作為,沒有原則的攻擊和謾罵一度讓羅寧和媒體接觸時很謹慎,就在我提出采訪的要求時,羅寧發自內心的也有些抵觸。

“還是別采訪我了,我馬上就要走人了,并不想再說什么了,而且你采訪我對我也沒什么好處,我也知道我只要一說話,甭管對錯,那都是沒好,對我個人也有影響。”可盡管這樣,在我提出這樣的要求時,羅寧還是勉強的和記者聊了起來。

對于某些媒體的斷章取義,羅寧從不計較

“平時網友、球迷、媒體,都在罵我,盡管我很少去看,但我也會通過其他途徑了解到這些東西,有些言論和做法實在是沒有必要,有些媒體甚至把我說的話斷章取義、掐頭去尾搞一個視頻,故意丑化我,你覺得這樣有意思嗎?我其實也知道他們為什么這么做,無疑就是為了點擊量和搏眼球,如果我要再去和他們計較,就顯得我比較小氣了,所以面對這些東西,我也懶得去聊。

作為首都球隊的高層,羅寧一直是媒體爭相采訪的對象,而正常情況下,只要媒體提出合理的要求,羅寧都會答應接受采訪,無疑都是為了大家的工作。

“很多相熟的媒體采訪我,我只要有時間,時機合適都會接受采訪,并不是我非有什么想說的,而是覺得大家都不容易,都是為了工作,我有我的工作,媒體也有人家媒體的工作,我該配合的話就盡量配合,沒必要非得為難為人家,但我這么做的結果往往就是會招到一些臟水,所以我就盡量和媒體少接觸。”

在接受媒體采訪時,羅寧通常情況下都很配合,遇到相識的記者打電話如果沒接到,發現之后還會給記者回撥過去:“按道理來講,國安有俱樂部的新聞官,我完全可以不接受任何采訪,但人家既然費勁找到我,大家平時又都認識,有必要互相為難嗎?中國俱樂部高層,有沒有像我這么配合媒體采訪的?沒有,我這么做的原因都是覺得大家不容易,但個別媒體最后又開始斷章取義、搬弄是非,往往身上潑臟水,這樣真挺沒意思的。”

球迷今年對媒體和球迷的嘲笑,都集中在了他在參加某檔節目時說出的“十五六億”,管理俱樂部這么多年,羅寧不可能不知道媒體宣傳的方式和方法,他透露,平時參加視頻節目的錄制知道播出去的都是自己說出的原話,但媒體可以在此基礎上剪輯,據他透露,當時說的十五六億后面還加了一句“如果在股東同意的情況下”,但不知道為何這句話沒有出現在今后正常的新聞報道中,媒體只是引用了“那個十五六億”

早在今年夏天,扎切羅尼下課的時候,羅寧在回應這個問題的時甚至說出過”換掉自己的”狠話:“俱樂部成績不好,大家一起找原因,教練不行換教練,球員不行換球員,如果覺得我不行就換我”。在當時的輿論氛圍中,羅寧一直處于被動局面,所有的指責聲最終都會匯集到他這個風暴口,而且這種指責和謾罵一直是常態的存在,即使國安度過了扎克時代的危機。

如今國安順利完成了股權改革,留下了大把的金錢,沒有人在拿羅寧說出的“十五六億”說事兒。作為體制內的人,羅寧在沒有充足資金保障的情況下,一直想盡各種辦法別讓國安砸在自己的手里,通過各種方式向上面要預算,主政期間國安獲得過一次聯賽冠軍,并且在主政期,除了個別賽季之外一直讓國安處于前四或前三穩定的成績,沒有羅寧的付出和經營,可能就不會有國安穩定的成績和爆滿的上座率,更不會有如今高價值的股權轉讓。

中超正式進入了燒錢時代,甚至到了瘋狂病態的階段,大把的鈔票裝入了球員和國外俱樂部的腰包,國外經濟人甚至放言:“想賺錢就去中超,他們的錢很好騙。”這種病態的燒錢并沒有讓中超俱樂部獲得足夠的尊重,甚至被人稱作人傻錢多,也引起了中國足球界的反思。

在燒錢成為大背景的情況下,國安并沒有跟風肆無忌憚的燒錢。羅寧僅僅花了800完歐元就為國安買來了巴西隊的主力球員奧古斯托,伊爾馬茲也僅僅花了800萬歐元上下,如果放在別的俱樂部,可能會花上近十倍的價格引進。

告別時刻,羅寧交出的不僅僅是權利

“奧古斯托當時買來,僅僅花了800萬歐元,如果今天我要再出手賣,肯定不是這個價格,要貴很多,但我不會賣,我早幾年就說過不能亂花錢,結果現在怎么樣?中超隊花了那么多大價錢買了明顯不值這么多錢的球員,媒體也意識到了,球迷也意識到了,人家外國俱樂部看我們這么買人這么花錢,甚至都覺得不可思議,背地里笑話咱們不會玩足球亂搞,花了錢還被人家嘲笑,現在就是這種局面。以前球迷和媒體總會說我吹牛,說瞎話,實際上我并沒有吹牛,我沒說過瞎話,現在你看看買了這么多球員,真的對中國足球的成績有很大的提升嗎?國家隊的成績依然不好。”

體制內官員的背景讓羅寧也有說不出的苦衷,但即使面對這種情況,羅寧也絲毫沒有抱怨過領導不給錢,說領導的不是。“這都是工作的一部分,球迷愿意罵就罵吧,我也不是特別在乎,在種種困難的情況下,我只能想盡辦法做好我的工作。”

在主政期間,羅寧的工作也有不盡如人意的地方,而這很容易激發起球迷和媒體的攻擊,而這些問題的產生,往往也不是羅寧一個人就能決定的。中國人習慣于嚴格要求別人,寬于原諒自己,此前郝海東曾在一檔節目中回應過球迷的謾罵和指責:“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工作,都有失誤和不足的地方,球迷們罵我們踢得不好,工作沒做好,可我想反過來問問球迷和媒體,你們在你從事的行業中有沒有過失誤呢?我們好歹為中國足球沖出過亞洲,可你們在你們從事的行業中又做出了什么呢?又為自己的行業做過什么貢獻呢?

足球人人關心,各種利益互相明爭暗斗,羅寧經歷了那段黑暗期,如今也不得不感慨足球水很深,羅寧透露,到現在為止,也很少和足協的人接觸和來往,足協主席張劍上任這么久,羅寧甚至沒有和他見過面。

經歷了十幾年國安當家人的生涯,雖然國安僅僅拿過一次冠軍,但羅寧表示自己并沒有什么遺憾。

“沒有什么遺憾,首先中信集團堅持了24年,這其中一直沒有換老板沒有退出,這一切源于我們是真的想搞足球回饋社會,我們盡力了,但今天這種背景下,我們不得不采取混合所有制的經營方式,至于我個人,也沒什么遺憾,我也是真的盡力了,至于有球迷說我的能力不行,那既然領導讓我在這個位置上,我只能盡我最大的能力去做好,能力是能力,態度是態度。”

在中信集團內部,和羅寧同級別的官員沒有人愿意管足球,更不愿意管國安,費力不討好的爛攤子沒有人會愿意收拾,十幾年來一直是羅寧在處理各種事物,他也曾表態自己非常喜歡足球,但真的不愿意管足球。

昨天,入主足球24年的國安迎來了自己的生日,簡單的慶祝儀式上并沒有出現羅寧的身影,年滿57歲、為國安當了十幾年大管家的羅寧交出了自己手中的鑰匙,“沒有什么傷心和難過,都是工作,都是自己人生當中的一段經歷。”

到了告別的時刻,或許國安人、球迷、媒體才真正意識到,羅寧真正交出的不是人人向往的權利,而是一種感情和解脫……

  • 好文
  • 欽佩
  • 喜歡
  • 淚奔
  • 可愛
  • 思考

頻道推薦

鳳凰網公益基金救助直達

鳳凰體育官方微信

鳳凰新聞 天天有料
分享到:
高手猛料免费资料大全_高手猛料免费资料大全|官网